『凱歌/歌凱』漫漫 (七)

RPS注意~

凱歌凱無差~反正也不會寫到肉…


-


7.


夜裡---

 

今日已經所有戲份結束殺青的胡歌收拾著行李,已經待了近四個月的時光終究又是要離開了。

 

從那日以後,原本就已經和王凱的戲份全拍攝結束,只剩下幾個片段要補完,因此他的戲份場景幾乎是和王凱分開的,連劇組都沒法湊在一起,每次見到都是匆匆一瞥就得分別了,更別說有機會好好說話了。

 

然而那樣的分開,畢竟對他來說是遺憾的。

 

短短幾個月的時光,他以為找到了談得來的朋友,卻悄悄動了心,然而卻自己選擇了放棄,還委婉拒絕了對方同樣的心情。

 

他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門口的方向,一瞬間很想走出去到王凱的房間好好說話。

 

但是該說些什麼……似乎越說越沒意義,又讓他硬生生抹殺了自己的想法。

 

突然一陣聲響從門口傳來,胡歌愣了愣後站起身邊喊著:「來了~來了~」的走過去開門,原以為會是助理來交待什麼事的,沒想到一打開門入眼的卻是王凱。

 

胡歌一時語噎,腦中一片空白的愣著張大了嘴看著王凱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那個……不讓我進去嗎?」王凱就像沒事人般的如往常般勾起笑容的詢問道。

 

「啊…好…」胡歌讓了身讓王凱進門,腦袋還一時無法相信自己才剛心心念念的人現在就在眼前。

 

王凱自然地就坐在他熟悉的位置,就算是兩人的戲份早已全部結束,那往日的情景還是讓胡歌有些觸景生情起來。

 

「明天你就要離開了呢……」王凱淡淡的開口選了最簡單的開場白,看著胡歌一臉侷促不安的樣子,不由得想笑起來。

 

「嗯…明天一早就要離開。」胡歌落坐後便緊緊盯著王凱,不知道是想補足前些日子的錯過,還是之後見不到面的遺憾,總之,只想要好好將眼前人的身影留下。

 

胡歌看著王凱欲言又止,整個人顯得有點猶豫著要不要說出口的樣子,最後像是鼓起勇氣的看自己慢慢地說道:「胡歌,上次的事……」

 

「那、那個…」思緒被拉回到那一夜,胡歌又覺得心下酸澀蔓延開來。

 

「我想說…不論你是怎麼定義這份感情……但是我自己很清楚的。」

 

「凱哥…」胡歌看向王凱,眼中透露著乞求。

 

王凱頓了頓,然後無比堅定不再遲疑的看向胡歌的雙眼。

 

「我是喜歡你的,就算你不希望聽到。」

 

胡歌絕望的低下了頭,閉緊了唇,深怕自己不小心就要將佔滿胸口的情感爆發出來。

 

但是他已經決定了,他不能,也不可以。

 

他必須放棄掉這份這段不被任何人允許的感情,就算讓自己嘗盡千刀萬剮的痛苦。

 

看著胡歌垂下了頭不發一言的樣子,王凱苦笑的站起身來:「我只是想最後還是和你說一聲,那麼…以後還能做朋友嗎?」

 

依然沒有得到胡歌的反應,王凱突然覺得雙眼雙澀起來,只想儘早逃離這個地方。

 

「如果你也不想要的話…那沒關係……我知道的……」想著如果胡歌是連以後都不打算再有交集,王凱也只能苦笑著說不要勉強的話語,便要轉身離開。

 

「那祝你以後……」話才說到一半,手腕卻突然被胡歌給拉住了停下了口。

 

「靖王殿下…」胡歌慢慢的抬起頭來,泛著星點薄霧的雙眸讓那雙桃花眼更是平添了我見猶憐的疼惜感。

 

被喚為靖王殿下讓王凱愣了一下,一時間還以為他們仍身處拍戲中,卻見胡歌一臉悲傷要哭的表情,手緊抓著自己的手慢慢說道:「靖王殿下…我想選你……」

 

「我…是……想選你的……」

 

明明自己已經不再是梅長蘇,明明是自己說不要入戲太深,然而到了現在,卻沒用的只敢用著戲裡的角色代替著自己說出自己的真心話。

 

而王凱心中彷彿被重擊的疼痛的無法言語,他彎下腰將那人緊緊抱住,然後感覺到胡歌隨即也將自己拉近抱緊不放。

 

「………我明白的……」他不是傻瓜,胡歌對自己有沒有情他怎會感覺不到,但是他同樣也清楚明白他無法選擇自己的理由,所以他才更能坦然的接受自己沒有結局的感情。

 

在兩人沉靜的互相抱擁一陣子後,王凱才微啞著嗓子輕輕說道:「下次……選個能好好在一起的好姑娘吧。」

 

「我會做為你的朋友,好好在一旁支持、祝福你的,所以不用覺得對不起我,我沒事的。」王凱緊抱胡歌的手鬆了開來,在胡歌背上拍了幾下安撫著,便掙脫了胡歌的懷抱。

 

王凱緩慢的站起身,看著已經雙眼泛紅含淚的胡歌一臉不捨的望著自己,感覺自己也快要被感染的想要落下淚來,硬是轉過身快速往著門口走去。

 

「明天我就不送你了……我不在你身邊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王凱留下最後一句話,便離開了房間。

 

胡歌長長一段時間,眼神望著門口無法動作,。

 

他終於失去他了。

 

他終究還是親手放開了這段感情了。

 

胡歌緊緊握住的手已然失去了剛才抱擁的溫度,他無聲的想要嘶吼,想要傾洩,然而卻只能任著眼眶中的液體順著臉頰而下落至地毯而消失痕跡。

 

漫漫長行路,只餘我獨行───



--


其實寫這章時,腦袋裡一直重覆著囚鳥這首歌…

到底誰困住了誰真的是難以解釋…=A=

雖然一開始寫的時候私心是覺得那段時間應該是凱凱被困住了

但是寫完又重看又覺得是歌歌離不開了(苦笑)

這段時間的兩人真的是難以說明的時段啊…

好吧,最被困住的是寫文的我TAT…

最糾結的是我自己!!明明現在已經這麼幸福快樂的兩人

何苦還寫之前的痛苦來苦自己啊~~~

老天給我個快樂的小靈感…我不想寫虐了T_T    

评论(6)
热度(27)
© 星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