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藍】一葉傾藍(二十八)

(28)

 

這之後,藍河幾乎可以說是拼命躲著葉修的,也幸好時間已經在常規賽尾聲,為了確保進季後賽的名額,在失去了葉修的戰力的興欣剩下幾場也是拼命的在訓練和研究戰術,而當然葉修更不能像之前還能偷閒上上網遊放鬆一下,而這些當然是他從伍晨旁敲側擊得來的。

 

今晚藍河又在家帶隊到晚上了,終於把公會事務處理了一些可以好好休息了,藍河瞄了一下好友列表,看著那些屬於葉修的小號都依然呈現灰色狀態時,不由得又輕呼了一口氣。

 

一想起那一晚,藍河就止不住的煩惱,他怎麼會做出這種事來的…。

 

雖然對那晚的記憶其實非常模糊又斷斷續續的根本理不清,他只記得自己和葉修抱怨又纏著人家抱著,最後還甚至想要強吻上去…一想起最後那畫面…藍河幾乎想要消失在地球表面,再也不要和葉修見到面了。

 

該說是喝酒惹的禍嗎…藍河想著以後絕對不要再喝到這麼茫了…雖然一部份是因為害怕葉修要對自己說什麼而多喝了些的想要壯膽…可是膽子大了竟然對人做了那些現在想來就羞恥得想死的行為,雖然當時的葉修回想看來似乎也沒介意的任由自己毛手毛腳的。

 

可是要是一遇到葉修的話,他該怎麼解釋自己的行為好。

 

都已經被拒絕了,還這樣餘情未了的,都說了要當朋友的,卻還做出這種行為…藍河整個人趴倒在電腦桌前無病呻吟。

 

怎麼辦怎麼辦…雖然剛好現在是戰隊的重要時期…可是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現在只能希望葉修能把他當成是自己喝醉酒亂發瘋,就當作沒這一回事就好了…。

 

不行,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身為一個男子漢怎麼能總是這樣依依不捨,都已經被拒絕了的話,就該好好向下一段戀情邁進才是,一直留在原處是沒有進步的,還會給人添許多麻煩的。

 

想起葉修當時被自己所嚇到的表情,藍河咬了咬唇,下定了決心。

 

---

 

終於在興欣確定了踏入了季後賽的資格後,整個戰隊終於能開心的慶祝的放鬆一下了。

 

在陳果帶著大家大吃大喝的慶祝後,葉修才終於也能暫時休息一下了,在他無法做為興欣選手比賽下帶給戰隊的影響非常大到最後幾場才開始比較穩定些。

 

畢竟興欣的選手風格各異,個人賽和擂台賽倒不用他太擔心,然而在團體賽卻履次被擊敗,大概是各戰隊也明白戰隊重心的他離開之後,沒有居中配合協調的人不在的話,就形同一盤散沙,而這點不只別人知道以此做為弱點攻擊,連他們每個人也清楚最大的問題便在這裡,不突破的話連季後賽都成為難關。

 

還好從初期的不協調到後來漸漸的以方銳和蘇沐澄兩人為重心,雖然行事無法像以往變化多樣,但倒底也穩定了不少,讓葉修也逐漸放心許多。

 

但是季後賽剩下的都是些擅長戰術的傢伙,想到那些心髒的隊手,覺得大概這幾天空閒還是得多和方銳和沐澄多談談了。

 

葉修想了想,接下來應該沒什麼事了,時間還早著才晚上八點多,葉修隨手將手邊的小號登上榮耀,想著應該來好好和藍河好好談談了。

 

本來想上次見面好好談的,沒想到卻醉得無法溝通,最後還甚至落荒而逃的,之後自己也忙得沒有多餘時間能上線說話。

 

怎麼樣也得把兩個人的事情好好解決掉,不然一直懸在心裡總是不好受,更不用說是他這個初嘗戀愛的新手,被這樣撩撥幾下就逃走可是不道德的行為啊,小藍。

 

本以為就像以往他上來就一定會見到藍河在線上的,沒想到那名字卻是一道灰色,葉修想著也許是有什麼事耽擱了,沒想到竟然等了一整晚也沒見到藍河的出現,葉修皺了皺眉的問向了伍晨那個當時曾經通話過的同為五大高手的藍河的好友名字。

 

終於等到伍晨的回應,葉修直接加了好友而不顧筆言飛在另一頭不知道怎麼又被葉神找上了顫顫兢兢的想法,便馬上私訊詢問道:「小藍今天沒上班嗎?」

 

「有上班的啊。」筆言飛迅速地回答。

 

「那怎麼都沒見到人,我一個晚上都沒看到他上來過?」

 

「喔…白天上班正常的啊,不過這幾天晚上加班藍橋都請假了。」筆言飛心想兩次葉神找上門來都是問藍河的事…這兩人其實私交很好嗎?不過害他這麼膽顫心驚,回頭非要叫藍河好好補償他心靈損傷才行。

 

「請假?怎麼了?」葉修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浮現。

 

「喔…請假約會去啦。」

 

那一瞬間,葉修第一次感受到了被秒殺的感覺。


tbc...


繼續吃瘪的老葉....XD...


评论(11)
热度(25)
© 星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