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葉藍】一葉傾藍(二十七)

(27)

 

而這場最後竟然以五比五做為結束,在興欣個人賽和擂台賽大獲全勝後,卻畢竟因葉修不在而不敵面對團體戰擅長的藍雨而落敗失分。

 

然而場後破天荒的加場舉行了黃少天和葉修的PK友誼賽,而此時面對偶像對上自己喜歡的人時,藍河才真正清醒回神過來。

 

最為崇拜最喜歡的劍客黃少天和怎麼也不想看他落敗的葉修,這樣的組合實在讓他不知道該支持哪邊才好,於是能做的只剩下盡情的訥喊著加油罷了。

 

而終於熱鬧非凡的比賽結束後,還餘興猶存的黃少天便揪著兩隊的人一起去餐廳大吃一頓,又續攤到KTV歡唱,直到了半夜才終於大伙人從KTV離開。

 

今晚依舊因為能喝酒而被邀著加上心裡總有點煩燥而喝了不少酒變得醉醺醺的藍河,走路都快要有點不穩的看著眼前仍然像用不完精力的和著葉修方鋭聊著天的黃少天,腦袋有些沉重的想著,今晚已經這樣晚了,他們藍雨的人又是明天一大早的飛機,而剛才不論是在餐廳還是KTV,葉修都被著戰隊的人圍著說著話根本也沒有機會說到話…

 

想到這,真不知道該慶幸還是遺憾,他對於葉修會特地找他來的理由還理不清,也感到害怕,如果是再一次的拒絕的話他真的不知道還能不能再一次偽裝的無所謂的堅強,而另一方的猜測更讓他覺得沒底的不可能會實現的奇蹟……

 

藍河不由得放慢腳步讓自己位於兩隊人馬的最後方,遠遠看著葉修同黃少和喻隊的交談著,深深覺得那樣發著光茫的人在眼前,靠近的話就會灼傷似的,離點距離觀賞的話才是最適當的吧。

 

和身邊同為藍雨的工作人員說了一聲,晚點自己會回到旅館的,便脫離隊伍靠著路旁的樹幹休息下。

 

今晚真是酒喝的太多了,想事情都變得更悲觀了,藍河搖了搖頭想要甩去腦袋中那些負面的想法,卻反而覺得頭更暈眩了起來。

 

「真是的,你怎麼脫隊了…害我還找了半天…。」藍河看著地上捂著頭時,聽見那應該早走到老遠的人的聲音,立即驚訝地抬起了頭看向來人。

 

「葉神!?怎麼會在這…」藍河眨了眨眼,佈滿了不敢相信的神情。

 

葉修輕輕笑了聲,然後一臉無奈地苦笑說道:「不是說了,想見你的嗎。」

 

藍河只覺得眼前糊成一片,腦袋昏沉沉的根本無法思考,葉修那幾個字就不斷在腦海打轉著,

 

「我在做夢嗎…」藍河搖搖晃晃地身子走到葉修面前:「絕對是的…葉神才不可能這樣溫柔的說這種話……」說完,便皺著臉的苦笑說著。

 

「我在你心裡是這種形象嗎…」葉修摸了摸自己的臉,頓時有點無奈。

 

葉修看著眼前醉了一半,意識恐怕更是不清,還能辨得了是自己已經算是不錯了,但是也許正因為喝醉了,那迷茫的微紅雙眸更顯得醉人,藍河口中的醉氣讓葉修聞到連自己都快迷醉了。

 

這樣下去不太好…葉修苦惱的想著,好不容易把人硬是帶來這了,對方卻醉成這樣還怎麼說話啊。

 

「真是的…喝成這樣…以後來興欣絕對禁止你喝酒了。」葉修嘆了口氣,把人抓到身旁好好支撐著,往著興欣的方向走著。

 

「才不要…我要喝…來這裡不喝我怎麼受得了…」已經完全拋棄理智的藍河,一聽見葉修的話便出口反駁,完全不像平常會忍著不說。

 

「喔,為什麼?」看著這樣完全是酒後吐真言狀態的藍河,葉修反倒有興趣的想聽下去的停下腳步。

 

「就是你!就是你這傢伙!!都拒絕我了還硬要我來…難道你不知道重新踏上這裡我有多痛苦嗎?好不容易才逐漸平靜了點卻又要被你搞得一團亂……」藍河聽著葉修輕鬆的口氣更是胸口的一股悶氣上來的抓住葉修的衣領罵道。

 

「我都已經努力想照你的希望做朋友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讓我過來讓一切功虧一簣…」藍河望向葉修,紅著眼咬著唇苦澀的說著。

 

「抱歉……是我的錯。」葉修心疼的將藍河的頭按向懷中,對藍河這段日子的痛苦感到歉意。

 

「……」藍河沒說什麼,只是在葉修懷裡微搖著頭回應著。

 

在感情的世界裡,哪有什麼對與錯。

 

喜歡上了無法回應的人,痛苦也是自己所給予的,說到底都和別人無關。

 

藍河安靜了一會兒,默默地抬起了頭對上了葉修。

 

「葉神,既然是夢的話…可以抱抱你嗎…」原本偏白的皮膚就被醉酒給染的暈紅的,現在更因為說出的話更顯得鮮紅不已。

 

葉修愣了愣,一瞬間他都懷疑了藍河是不是在裝借酒發瘋了還是從頭到尾就是清醒了。

 

「好。」

 

藍河聞言笑彎了眉,用力撲向前去擁抱住葉修,緊緊地不放手的抓牢著。

 

雖然是初春偏冷的夜晚,但被人緊抱著的溫暖,一瞬間讓葉修有種捨不得放開的感覺。

 

這樣的親暱感,雖然不習慣,但是卻不討厭。

 

就像是他雖然覺得自己對戀愛這回事不太明白,但是卻有了想要去了解的想法了,而一切都是因為懷中的這個人而開始。

 

葉修不由得伸手回抱住比自己偏瘦小些的身子,手腕縮了縮的讓藍河和自己的距離更加親近,這樣不想放手的感覺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喜歡嗎。

 

藍河感覺整個人輕飄飄的,眼前的葉修像是什麼願望都能為自己達成似的,藍河不禁鬼使神差地放大了膽的伸出雙手覆上葉修的,整個身子往上湊了近。

 

正當兩人距離不斷縮短,在快要碰上的那一瞬間---------

 

「老大!!你在哪啊,跑到哪去了?」包子的聲音遠遠傳來,打斷了藍河的動作,更敲醒了藍河的腦袋。

 

藍河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葉修放大的臉孔嚇得倒退,整個人臉漲的通紅。

 

「我、你、我……你…總之…對不起!!!」藍河整個腦袋亂成一團,一時之間已經理不清自己為什麼會做出想強吻葉修的舉動。

 

唯一能做出決定的,只有道歉和逃離現場而已。

 

而包子就這樣看著落荒而逃的像風般快步離開的藍河,一頭霧水的走向葉修,更是讓他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葉修說道:「老大,你剛又沒喝酒,怎麼臉紅成這樣啊?」

 

葉修一時間也沒心情和包子瞎說什麼,只能一隻手摀住發紅發熱的臉,而胸口那劇烈跳動的心臟卻怎麼也停不下來了。


tbc...


老葉吃憋第一彈XDD

其實寫這章時真想乾脆直接表白到完結的啊…

可是還是有一段想寫的…只好硬讓葉神受挫一下…哈哈哈XDD

评论(10)
热度(26)
© 星潾 / Powered by LOFTER